第三千一百二十七章 苍生的处境
书名:仙武帝尊 作者:六界三道 本章字数:3494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9 18:29:18

轰!

不久后,轰隆响彻,分离无尽岁月的两截太古路,轰然相撞了。

瞬间,外域的至尊与魔兵魔将们,被震翻一片接一片,至尊还好,魔兵魔将就惨了,除了有限的几尊魔君外,基本当场爆灭,太古路是自毁灭中闯过来的,自带毁灭的意蕴,纵不被太古路震灭,也会被毁灭意蕴杀死。

叶辰身形踉跄,第一个稳住身形,挥洒着永恒光,弥补裂缝,帝道神识笼暮了太古路,还好,并无天帝级圣魔,亦不见准荒帝。

“天帝圣体?”

外域至尊也稳了身形,神色骇然,望见了叶辰,也望见了帝荒和红颜,说好的圣体无法成帝,哪来的天帝圣体与帝道圣体,而且不止一尊。

“他在虚弱状态,杀。”

厄魔天帝嘶喝,已来不及震惊了,手持乌黑战戈,第一个攻杀。

杀!

几十尊外域大帝,十几尊外域天帝,呼啦啦一片,全特么扑了上来,可不能让叶辰恢复过来,不然,谁都挡不住。

“杀你妹。”

混沌鼎大骂,庞大鼎身一阵嗡颤,第一个杀了出去,冲杀在前的厄魔天帝,竟被它一鼎撞翻。

战!

混沌火与混沌雷嘶喝,皆化成了人形,一左一右攻杀,拦了两尊大帝。

叶辰未看,强行出法身。

帝荒与红颜也一样,外域阵仗庞大,他们的阵容也不容小觑,一尊天帝圣体法身、两尊帝道圣体、两尊帝道圣战法身、加上众帝,能撑住场面。

轰!轰隆隆!

大战一触即发,至尊对至尊的群殴,战的是天崩地裂,本就昏暗不堪的太古路,顿的电闪雷鸣,毁灭异象演绎。

可得见,诸天落下风。

不过,还是能稳住阵脚的,只因叶辰有法身,虽极度虚弱,却一人打的外域天帝溃不成军。

其余众帝,也战意无敌,皆在浴血奋战,基本都是一人单挑多个至尊的阵容,无论哪个,都战到了发狂。

女帝已不在,诸天远征军的两尊大将,只剩叶辰一个了,他们需在叶辰无暇他顾时,撑起诸天的门面。

去看外域的至尊们,神色就颇显震惊了,对面那群帝,太特么能打了。

未多久,叶辰便腾出了手,手提永恒仙剑,无甚言语,直接加入大战。

他,才是真的霸道,仅一个照面,生劈了一尊天魔天帝,抬脚踩灭了一尊厄魔大帝,一尊大成圣魔欲走,被其一手抓来,当场吞灭成灰,以此来补充消耗。

大战,毫无悬念。

身在这截太古路的外域至尊,无论参战的,还是暗中藏匿的,被叶辰与众帝,一路杀了个全军覆没。

战后,包括叶辰在内,皆身形摇晃,不知是战的力竭,还是接续太古路耗损太严重。

不过,是他们赢了。

叶辰未说话,手提淌血的永恒剑,独自踏着虚空,走向了太古尽头。

身后,众帝与众神将看了皆叹息,自叶辰出虚无虚妄,貌似未说过一句话,这与昔日的他,真判若两人。

叶辰再现身,已是太古路尽头。

隔着虚无去看,不见对面太古路,只见毁灭的漩涡,亦能听闻雷鸣,混乱的虚妄,更多的是磨难与凶险。

“太古路,究竟还有多远。”

众神将多喃语,也比往日沉默不少。

如这等话,众帝也在问。

这条路,不止埋了血骨,也葬了伤痛,女帝的死,让他们顿觉前路渺茫了,何止叶辰身心疲惫,他们也一样。

不过,无人有胆怯,死也会撑着,女帝以葬灭搏出的希望,诸天远征军会一路走下去,这一世,若不杀到那太古洪荒,怎对得起女帝在天之灵。

嗡!

休憩不过半日,太古路嗡声又起。

依旧是叶辰一人在前,独自硬扛九成压力,如一座丰碑,屹立不倒。

此番太古路,漫长无比。

足两日,两截太古路才接续,除叶辰外,基本都倒下了,累到了力竭。

所幸,那截太古路,只两尊外域大帝,无需众帝出手,法身一人解决。

时光流逝,三月悄然而过。

三月间,他们接续了十几截太古路,可谓历经艰难险阻,磨难不止来自外域,还来自虚妄,曾有一次,毁灭肆虐,若非叶辰躲得快,诸天远征军怕是已全军覆没,那一次,众帝足修整了九日,绕过了无尽虚无,才接续到了对面,而后,便是一场惨烈的大战。

还是太古路尽头,叶辰静静伫立。

他不知,女帝先前所说的近了,究竟是指多远,一路磨难,入目还是虚无缥缈,何年才能到那太古洪荒。

红颜默默上前,未有言语,只在不经意间,侧眸看一眼大楚第十皇。

或许,那日死的本该是叶辰,但他不能死,谁死他都不能死,他已成博弈者,若有需要,任何一个棋子,包括女帝、包括她,都甘愿粉身碎骨。

上个纪元,苍生败了,输的并非战力,是冥冥法则;这个纪元,需一尊荒古圣体逆转乾坤,叶辰当之无愧。

这,便是女帝都甘愿做棋子的原因,她未做到的事,叶辰做的到。

“老七,酒。”

混沌鼎中,小猿皇递出了一壶酒。

叶辰随手接过。

一壶浊酒,苦涩难忍,他喝了半壶,倒了半壶,是为祭奠女帝,也为祭奠葬在这条路上的无数先辈。

半壶酒下肚,法阵再开。

众帝各自站稳,太古路随之嗡动。

期间,身后有轰隆。

乃外域人,真阴魂不散,又偷入太古,正席卷魔煞,肆虐于天地间。

刑天与后羿转身,一个手提战斧,一个手持战戈,迎战外域的至尊。

待两人归来,皆鲜血淋漓。

如这等例子,时有发生,开辟与接续的一路,本就艰难,却一次又一次的雪上加霜,缺了女帝那尊大将,果是不一样,叶辰不堪重负,众帝也战的浑身是伤,众神将倒是一个个活蹦乱跳,可惜,却帮不上忙。

太古路艰难,诸天也好不到哪去,自女帝葬灭第二起,便战乱不断。

所幸,叶辰赋予了永恒,加上天地人三帝,能勉强稳住阵脚,一次次打退外域入侵,一次比一次战的惨烈。

而真正棘手的,乃太古洪荒。

女帝身死道消,她在太古洪荒所设的禁制,也伴着时光流逝,一点点失了该有的神力,被封印的魔,无时无刻不再冲撞,有那么几次,险些破封而出。

列代的至尊,皆已是强弩之末。

叶辰在拿命延续太古路,而他们,也在拿命撑着太古洪荒。

这,便是苍生的处境。

诸天、太古路、太古洪荒,任何一方失守,都是一场灭世的浩劫。

轰!轰隆隆!

昏暗的太古路,又一次起轰隆。

还是外域人偷入。

“他娘的,来劲了。”

第四神将一声大骂,豁的转了身,拖着血淋帝躯,手提淌血帝剑,火气不是一般的大。

这些个时日,隔三差五便战一场,帝道的恢复力,都撑不住消耗了,上次大战的伤还未好,外域又来,有事儿没事儿便跑来添堵,着实恶心。

与之一同转身的,还有位面之子、剑神和剑尊,皆战意滔天,战了很多场,也屠了不少帝,某种帝道煞气,已刻入了骨髓。

“回来。”

叶辰淡道,随后撤了接续的法阵,已登入虚天的众位大帝,皆被他拽了回来,送入了混沌鼎,连带着帝荒与洪荒他们,也都一样。

只因,此番来的外域至尊,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,乃天帝级圣魔,且不止一尊。

正因如此,他才撤了法阵。

果如他所料,乃两尊天帝级圣魔,一尊巅峰、一尊中阶,正席卷魔煞而来,隔着乌黑魔雾,还能望见两人如黑洞般的眸,有魔光闪射,演尽了毁灭,可怕的威压,让太古乾坤动荡。

叶辰默然,退入了虚妄。

他方走,两尊天帝级圣魔便到了,落地两声轰隆,震的太古路一阵晃荡。

“小圣体,跑的倒挺快。”

第一巅峰圣魔幽笑,隔虚无望看叶辰,神色玩味,却眸有诧异,若非亲眼得见,都不知诸天出了一尊证道的圣体,而且,已进阶到了天帝中阶。

“该是圣体一脉的至尊。”

第一圣魔笑中多暴虐。

天帝巅峰境圣魔,眼界奇高,自看得出叶辰存在的意义,开创了证道先河,该是诸天史上,第一尊成帝的圣体,是其他圣体,远远比不了的。

不过,无所谓了,于他而言,不到准荒帝,啥都是虚妄,中阶不够看。

“有意思。”

第二中阶圣魔笑的戏虐,眸中难掩的是贪婪和欲望,一尊天帝圣魔、一尊天帝圣体,皆是中阶,他与叶辰所属同级别,这若同阶屠灭叶辰,必逆天的造化,必能突破至天帝巅峰。

叶辰沉默相对,极尽恢复神力。

然,对面两尊天帝圣魔,可不会给他机会,一前一后,杀入了虚妄中,二打一的阵容,没理由会败。

叶辰迎战,以一敌二。

奈何,神力枯竭,被一路打的喋血虚妄,第二圣魔还好,可怕的是第一圣魔,曾不止一次打的他圣躯崩裂。

圣体的血,是刺目的。

众帝与众神将眼眶欲裂,却有心无力,饶是帝荒与红颜,也神色惨白。

除此之外,便是悲凉。

女帝还在时,还能与叶辰并肩而立。

没了女帝,叶辰是孤军奋战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