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零二十七章 诛仙葬灭
书名:仙武帝尊 作者:六界三道 本章字数:3874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9 18:29:18

“出帝的异象。”

道祖与冥帝异口同声,叶辰与瑶池亦是同时开口,在虚无演绎的那等异象,也只至尊看的见。

天冥两帝瞟了一眼叶辰,很显然,不是他。

“在天荒。”

叶辰与瑶池不分先后消失。

待他们降临天荒时,已有一道人影在那了,是个老者,白衣白发败胡须,苍老不堪,已是寿元将终、油尽灯枯了,蒙着岁月灰尘,刻满了沧桑,本该清明的眸,浑浊不堪。

那老者,并非人修。

准确说,他是一个洪荒人,所属七彩孔雀族。

与穷奇、饕餮那些不同的是,七彩孔雀族与诸天,是一个阵营,并未被灭族。

“孔雀古王。”

叶辰轻喃,是见过他的,论辈分,此刻的七彩孔雀族,该是无人能及,他是与孔雀大帝是一个时代的人,算是此族先辈之一。

他非至强巅峰,历经无数浩劫,能活到这个时代,足见孔雀古王之气运。

“大限将至了。”

孔雀古王侧首,看向叶辰与瑶池,笑的颇疲惫,声音亦多沙哑,与太多老辈一样,想在老死之前,搏上一搏,去冲击帝境。

对叶辰和瑶池,他是满含欣慰的。

诸天后生可畏,一尊大成圣体,乃圣体一脉最强;一尊大帝,乃诸天最惊艳,同级同境界,纵观诸天史,无人能压住那他们的光辉。

“前辈安心渡劫,定能证道。”

叶辰微笑,有出帝的异象征兆,不出意外的话,孔雀古王必会封位至尊。

孔雀古王笑的慈和,未再言语,仰望了苍缈。

下一瞬,他燃烧了仅剩的寿元,褪去了苍老的形态,化作了一个青年,算是极尽升华。

此一劫,他只一条路,证道成帝。

轰!轰隆隆!

伴着轰声,乌云汹涌,其内电闪雷鸣,撕裂着乾坤,一股让天地战栗的威压,轰然呈现。

“帝劫?”

星空多惊异,老家伙们已嗅到。

旋即,便见人影聚集,一座座域门在星空撑起,多有老辈,带着小辈朝天荒而来。

他们到时,帝劫雷电已遮了星空。

“孔雀古王。”

人王挑眉,一眼便认出了是谁。

“老祖。”

七彩孔雀族的人也来了,为首的乃此族的公主天稚,此刻,已是七彩孔雀族的族皇,当年诸天浩劫,孔雀一族也伤亡惨重,老家伙们近乎全军覆没,只得她来撑起门面了。

“天荒,是个好地方啊!”

造化神王捋着胡须,深吸了一口气。

这话,无人反驳。

故有月殇在此成帝;前有瑶池在此证道,今又有孔雀古王,若也能证道成帝,若也能封位至尊,必成一段不朽的神话。

“瑶池证道不过几百年,怕是悬哪!”

曦辰悠悠道,担忧色无可掩饰。

这话,也无人反对。

一般而言,一帝陨落,其后至少几万年,才会出新帝,大帝虽死了,可帝道烙印却还在,冲不破枷锁,是成不了帝的。

如今,东荒女帝还在世,还是一尊年轻的帝,她之帝道烙印,非但不削弱,反在逐渐增强,有她压着,成帝几率无限接近于零。

“你怕是忘了一代两神棺。”

东凰太心轻语,点醒了太多人。

的确,在很早以前,那两神棺的天劫便现过世了,预示着这个时代有两尊帝。

“老家伙,撑住。”

小猿皇一声嘶嚎,咋咋呼呼的。

他这一吼,成连锁反应,无论年轻一代,还是新一代,都跟着呐喊助威。

孔雀古王若证道,那这个时代就热闹了,两尊大帝,一尊大成圣体。

战!

天劫雷海中,孔雀明王的嘶吼,是发自灵魂的咆哮,一路迎着雷电而上,一次次被雷海席卷,一次次杀出,战到了癫狂。

没退路,他已没退路了。

寿元皆已献祭,只能证道而活。

他之心境,小辈们不懂,可老辈们却知,已活到了岁月尽头,往前一步,要么证道成帝,要么成历史尘埃,就这般残酷。

叶辰最后看了一眼,蓦然消失。

他再现身,已是空间黑洞,只因在前一瞬,嗅到了一股极其厌恶的气息:诛仙剑。

没错,是诛仙剑,只剩下剑柄的诛仙剑,自当年被瑶池打碎,已蛰伏了几百年。

这几百年,它是真的老实。

没办反,诸天有两至尊,不老实也不行,藏在黑洞几百年,静静舔舐伤口,七彩光晕又强盛,可丢的剑体,却再也回不来了。

嗡!

见叶辰进来,诛仙剑一声嗡动,转身便跑。

它的嗡动,是愤怒,亦是不甘。

多少年了,它一次次算计,却一次比一次更惨,非但未弄死叶辰,反给他送了一场场造化,好好的一柄剑,只剩下剑柄了。

轰!砰!轰!

叶辰紧追不放,一路攻一路打。

“他年,必斩你。”

诛仙剑能言语,声音似男似女,是怒吼,也是发自灵魂的咆哮,不敢定身,有的只有遁逃再遁逃,如今的他,战不过叶辰。

叶辰不语,一步跨虚无,一掌拍来。

磅!

金属碰撞声,甚是清脆。

诛仙剑受创,七彩光湮灭不少。

不过,它很有上进心,总觉自个还能再抢救一下,燃烧了七彩仙光,施了逆天级的遁法,快到连天冥两帝,都寻不见踪影。

叶辰眸光如炬,已死死锁定。

自入黑洞的那一瞬,便刻下了一个执念,不彻底毁灭诛仙剑,便不算完,那把剑太特么可恨了,也太诡异,可不能留祸端。

“跑,哪跑。。

混沌鼎、混沌火、混沌雷也都窜出来了,大呼小叫,叶辰追的凶,它们三个,追的更凶,尤属混沌大鼎,嚎的最是响亮。

嗡!嗡!嗡!

诛仙剑的嗡动,越发剧烈。

那是怒的巨颤,它怕叶辰不假,却不怕混沌鼎它们,若叶辰不在这,纵只剩剑柄,纵是一挑三,一样能给混沌鼎他仨打哭。

这一点,叶辰信。

几百年的恢复,诛仙剑之阶位,远非当年可比,虽是剑柄,但却强过极道帝兵。

早在当年,他便已有觉悟,诛仙剑非一般的剑,其真正阶位,远超大帝,帝荒、冥帝和道祖,都曾给过他极准确的答复。

也得亏它只剩剑柄,若有完整形态,他还未必战的过,那把剑,本事大着呢?

“老大,跑了。”

混沌火嘶嚎,混沌雷也咋呼。

叶辰一声冷哼,一掌覆盖了乾坤。

磅!

诛仙剑又受创,裂开了一道缝隙。

荒古圣体克诛仙剑,果是不假,以它此刻的级别,阶位超过极道帝兵,东荒女帝或许打不碎,但叶辰出手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啊....!

诛仙剑咆哮,还是只逃不战,若它是一个人,若有人之形态,那它此刻的神情,必是狰狞的,会用满含怨恨的眼神去看叶辰。

那个小圣体,就是一个变数,逢是遇见他,总没好事,血淋淋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
“天照。”

叶辰开了混沌轮回眼,瞄准了诛仙剑。

一瞬,诛仙剑柄燃起了漆黑烈焰。

仙轮天照、血轮天照、大轮回天照,对诛仙剑皆无用,但此番的天照,真真有用,伤不到诛仙剑体,却燃灭不少七彩仙光。

轰!

轰声起,诛仙剑遁出了黑洞。

当场,便有一片星空被压塌。

下一瞬,叶辰便追杀了出来。

“诛...诛仙剑。”

“圣体?”

星空多人影,本是要去天荒,看帝劫的,见这画面,多有人停留,抬眸去看,神色义愤填膺,太多人冷哼,恨它恨的牙痒痒。

诛仙剑无视,一个遁身,又如黑洞。

叶辰如影随形,随后追入。

轰!砰!轰!

其后,便是这等声响,波动颇大。

某把剑,已被逼的发狂,一路遁一路嚎,掠过了无边黑暗,就是甩不掉叶辰。

“他年,必斩你。”

黑暗的深处,又闻诛仙剑咆哮。

那厮,燃灭了七彩光,又施了逆天禁法,破碎了乾坤,叶辰一掌压下,未曾命中。

“特么的,又被它逃了。”

混沌鼎大骂,嗡嗡嗡的直颤。

磅!哐当!

混沌鼎话方落,便闻这等声响。

前一瞬遁入乾坤的诛仙剑,这一瞬又翻飞了出去,看样子,是被人打出来的。

没错,是被人打出来的。

出手者,乃东荒女帝,早与叶辰有默契,叶辰在明处追杀,她则在暗处盯着。

事实证明,这个套路很管用。

嗡!嗡!嗡!

诛仙剑颤鸣,通体无光辉,这次的颤动,除了愤怒与不甘,还多了恐惧。

东方,大成圣体提着道剑。

西方,东荒女帝也提着道剑。

大成圣体外加一尊帝,两大至尊,已将它堵在了中间,不准备让它走了。

它,今日也走不了。

“血债血偿。”

叶辰一剑斩来,杀机是滔天。

诛仙剑欲再遁走,可那一瞬,东荒女帝挥了剑,画地为牢,演黑暗成了永恒。

乃时间秘法,一瞬定格。

这一瞬,于叶辰而言,已然勾勒。

铮!

道剑落下,毁天灭地。

咔嚓!

诛仙剑碎了,仅剩的剑柄,轰然炸裂。

啊....!

它之哀嚎,是凄厉的,欲重塑破碎剑体,却已无力回天,至今叶辰的一剑,不止刻有禁忌力量,还融有克它的圣体本源。

七彩的碎片,染着暗淡的七彩光光,在昏暗的黑洞,不止绚丽,还很璀璨。

作恶多端的诛仙剑,葬灭了。

那一瞬,天冥两帝顿觉不真实。

多少沧海桑田了,那把该死的剑,终于彻底碎裂了,终成历史的尘埃了。

要不咋说那两口子牛逼呢?

曾经,有那么多至尊追杀诛仙剑,都没弄死它,如今,竟栽在他们手中。

临死前,诛仙剑该是惆怅的。

神兵啊!它是盖世的神兵啊!巅峰阶位时,是能绝杀大帝的,竟被屠灭了。

自从一个名为叶辰的人出现,它就在毁灭的路上,越浪越远了,直至浪到了尽头。

若重来一回。

它会老老实实的,会规规矩矩的找个地儿藏起来,不回归巅峰,便绝不会出来。

可惜,世上没有后悔药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