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九尘
书名:仙武帝尊 作者:六界三道 本章字数:3637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9 18:29:18

没再搭理夔牛,叶辰转身遁入了空间,在虚无中潜行,继续上路,征途还很远。

炉中,夔牛还在想着美事,埋头直笑。

星空深邃,浩瀚无垠,叶辰未曾驻足。

逃难的修士,频频不断,可洪荒种族,却愣是未见一个,找的叶辰着实窝火。

直至第四日夜,铜炉中才传出大波动。

乃是李长生,渡过了天人五衰,此刻,已是真正的圣人,通体覆满璀璨神光。

夔牛凑了过去,瞪着俩圆溜溜的牛眼,直勾勾的看着,直看的李长生浑身发毛。

“你...你是?”李长生干笑,下意识后退,主要是夔牛的眼神,贼是不正常。

“叫我牛哥就好。”夔牛拍了拍李长生肩膀,深沉道,“日后,老哥罩着你。”

“呃。”李长生干咳,总觉这牛很不靠谱,还是跟着圣体叶辰混,比较安心。

“来生意了。”两人逗乐时,叶辰开口了,在虚无空间中遁走,直奔一方星空。

闻言,两人纷纷扒在鼎口,望向那方。

那片星空,云雾翻滚,洪荒之气汹涌,嘶吼声不断,煞气肆虐,卷着漫天血雨。

又是洪荒大族作乱,一尊尊庞然大物,如山岳一般,眸若大酒缸,甚是残暴。

“鬼犼。”叶辰双目微眯成线,似认得那种族,亦是天地间第一批生灵的一种。

一定意义上,鬼犼比穷奇梼杌更嗜杀,曾在造了太多浩劫,可谓是凶名卓著。

被围杀的,乃一小门派,仅有一尊圣王,这波鬼犼虽非王族,却也无力抗衡。

“杀,杀个精光。”鬼犼狞笑,舔着猩红舌头,双目血红,肆无忌惮的吞人修。

画面甚是血腥,人修无力翻身,或是被吞,或是被撕成碎片,哀嚎声响彻星空。

叶辰冷叱,便欲杀出,冰冷杀机暴涌。

然,未等他出来,便见一人从天而降,笔直落在战场中,看不清真容,只知他落下后,一层光晕,无限蔓延向四方。

那光晕很诡异,乃一种强大的禁锢秘法。

鬼犼虽强,可沾染了那光晕,却皆被束缚,定在半空中,如若一尊尊石刻雕像。

“老七,可看出那人来历。”夔牛问道。

“被古老力量遮盖,需秘术才能堪破。”叶辰回道,“可以肯定,乃洪荒种族。”

“洪荒种族?”夔牛一愣,有些懵逼了,“洪荒种族的人封了鬼犼,救人修?”

“看样子,洪荒的种族,也并非全是坏的。”李长生摸着下巴,说了句公道话。

星空中,见鬼犼被封,人修激动万分,纷纷看向那出手之人,这是救命大恩。

只是,那人整个都是模糊的,以他们之眼界,实难看透,就见一道朦胧背影。

“多谢前辈搭救。”人修集体的行礼。

“走吧!逃的越远越好。”那人随意道,说罢他便转身了,其身法夺天造化。

人修上前,欲询问名讳,以便他年报大恩,可那人已走远,追是指定追不上了。

“走。”人修老祖当即下令,瞬身遁走,人修皆相跟随,没去攻杀被禁的鬼犼。

纵被封,可鬼犼的防御,也非他们能破,有此时间,倒不如尽快逃命来的实惠。

霎时间,偌大的战场,瞬间空旷了很多。

鬼犼咬牙切齿,美美的餐食,眼睁睁的溜了,扯淡的是,他们还是动弹不得。

叶辰走出来了,摇头晃脑,笑吟吟的。

人修没动手,不代表他不动;人修破不开那鬼犼的防御,不代表他也破不开。

鬼犼皱眉了,先前打的开心,吞的也疯狂,竟未发觉,这虚无空间还藏着人。

“一道上路,并不孤单。”叶辰冷笑,豁然挥手,一掌抹了过去,强势霸绝。

鬼犼双目凸显,欲说说不得,欲动动不得,整个被团灭,还真有点感天动地了。

叶辰没闲着,窜来窜去,收了战利品。

做完这些,他才又隐入空间,直追那人,主要是好奇,为嘛洪荒种族救人修。

一片星空,那人已敛去仙光,显化真形。

乃是一青年,拎着酒葫芦,衣衫不整,头发杂乱,如一醉汉,放荡不羁的那种。

这种气质,与谢云那货,倒有几分相像。

叶辰没有小觑那人,也更不会小觑那人。

通常情况下,两种人最可怕,第一种,看似普通,恍若一凡人,实则返璞归真。

至于第二种,就如不远处那人,看似不着调,浪荡不羁,却强大的让人骇然。

“老七,他不简单哪!”夔牛皱了眉头。

“何止是不简单,简直可怕。”叶辰眸闪金光,深吸了一口气,“还真眼拙了,竟是洪荒麒麟,皇族血脉的火麒麟。。

“洪荒麒麟?”夔牛被惊得俩眼发直。

“这么说,与洪荒祖龙是一个级别的?”李长生猛吞口水,只觉血脉悸动战栗,青年血脉给他的压力,更甚圣体叶辰。

“真是应了那句老话,人不可貌相啊!看似吊儿郎当,却有震撼世间的背景。”

“同是麒麟,比起这位,南帝的血脉,就跟闹着玩儿似的,那可是他的祖先。”

“真正的圣兽,见到活的了,着实荣幸,洪荒时代的麒麟,这他娘的活化石啊!”

“意外,真是意外。”叶辰震惊不已。

洪荒麒麟,天地第一批生灵中的巨擎,真正的圣兽麒麟,与四大神兽相齐肩。

论血脉,此刻的诸天,谁人能比九尘。

因为,与洪荒麒麟同级的血脉,早已灭绝了,就如洪荒祖龙,就如洪荒元凤。

再说辈分,估计整个诸天,也寻不出与洪荒麒麟比肩的,盘古大帝都望尘莫及。

“跟我一路,想干啥。”青年驻足了,缓缓转身,隔着虚无空间,盯看叶辰。

叶辰干咳,出了空间,再藏没啥意思了,悄悄跟着,可不就是想找人聊聊吗?

“哎哟喂,荒古圣体。”青年惊异一声,颠颠跑来,惺忪醉眼,闪过一抹光。

叶辰惊了,要知道,他是用周天掩了气息,一般的准帝,都未必能堪破他血脉。

可谁曾想,青年无视周天,一眼便瞧出了,这是何等的眼界,超越了准帝级。

不过,想到青年血脉,他也就释然了。

血脉与洪荒祖龙乃同级,混沌体不出,谁与争锋,血脉霸道,眼界自不会低了。

“来,我瞅瞅。”青年这边,已拂手取了一副画卷,画卷上,乃叶辰的肖像。

他看了看画像,又瞟了瞟叶辰,接下来,就剩唏嘘了,“我就说嘛,一世咋会有两尊荒古圣体,原来...是已死的叶辰。”

“得,这智商也不是盖的。”叶辰笑着褪去了面具,对此,并无一点意外了。

“我没猜错的话,所谓的尘夜,也是你。”青年收了画像,饶有兴趣的看叶辰。

“如你所说。”叶辰耸肩,并未掩饰。

“那就奇了怪了,你不是葬身星空了吗?”

“阎王不收,又回来了。”叶辰幽笑。

“回来好。”青年啧舌,随意抛来一酒壶,“吾名九尘,就稀罕你这号的妖孽。”

“老实说,我也欣赏你。”叶辰接过酒壶,突然萌生出一种...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
这是盖世妖孽与绝代天骄间的...默契。

论起辈分,他自比不过九尘,可若论起年纪,九尘与他,也皆三百多岁而已。

也便是说,九尘在洪荒时代,便已自我封印,直至这个年代,才几解开禁制。

“俺也稀罕你,拜把子吧!”夔牛跑了出来,死皮赖脸的搓着手掌,看九尘的目光,璨璨神辉,就准备给人放血了。

“你个小夔牛儿,真有意思。”九尘乐了,也只瞧了一眼,便堪破了夔牛本源。

“可否与我说说,身为洪荒大族的一员,你为嘛会帮人修。”叶辰笑看九尘。

“看着很不爽。”九尘灌了一口酒水。

“这理由,高端大气上档次。”叶辰意味深长道,却是能听出九尘话中深意。

洪荒时期,比任何一个时代都有混乱。

牛叉的种族太多,恩怨自也深,如今各自解封,延续了万古的纷乱,自要清算。

自然,各自仇恨,也只是其中一方面。

另一方面,九尘该是很明事理,知道诸天抗击天魔,这么算起来,乃是他恩人。

仅此一点,他对洪荒种族就有了改观。

正如李长生所言,洪荒种族并非皆是坏的,也有那么几个异类,譬如这九尘,身为圣兽,胸怀寰宇,自是恩怨分明。

“霸渊的圣骨,辰战的本源,帝荒的神藏,你小子行啊!诸天史上最惊艳的三尊圣体,都被你占了。”九尘咧嘴道。

“你是洪荒时期的,也见过后世圣体?”叶辰惊愣,也再次震惊九尘的眼界。

“自封就如睡觉,睡醒了,便出来溜达溜达,完事再回去睡,不凑巧,每次出来都见圣体,我该是与圣体一脉有缘。”

“既是这般有缘,啥都别说了,找地歃血拜把子呗!”叶辰嘿笑,也搓起了手,夔牛想给九尘放点血,他又何尝不想,洪荒麒麟的血,那可是逆天级神物。

“曾经也有圣体找我拜把子,想给我放血,嗯,也就是霸渊、辰战和帝荒那仨,不过都在床上躺了半个月,不晓得,你小子抗不抗打。”九尘打了一酒嗝。

叶辰扯嘴角了,表情精彩,如遭雷劈。

这是个神人哪!最惊艳的三尊荒古圣体,都被你收拾过?你这逼...装的漂亮啊!

下意识的,叶辰抬头,望了一眼虚无,似能隔着缥缈,望见界冥山巅的帝荒。

别说,帝荒真在看,而且表情有点尴尬。

一侧的冥帝,侧首望来,神色更精彩。

这还真是奇闻一件,曾硬钢五帝的帝荒,竟也有如此光辉的历史,着实灿烂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