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再入天虚
书名:仙武帝尊 作者:六界三道 本章字数:3406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9 18:29:18

夜空深邃,碎星如尘,月光洒下,给天庭仙山蒙上了一层绚丽外衣。

世人瞩目下,这片新建的天庭仙山,逐渐朦胧在了云雾中,纵有大神通开神识天眼,也难望穿那片净土。

这都归功于太虚古龙族的遮天阵,欲要窥看里面,起码得准帝道行。

可外围修士,却并未离去,一个个蹲在各个山头,瞟望着那片天地。

所有人都想瞧瞧,所谓的大楚天庭,这一夜会不会有扯淡的事发生。

在天虚门口建山门,天虚中的无上存在,多半会搞事,八成鸡犬不宁。

远方山头,南帝北圣他们依旧伫立。

他们也隐隐担忧,生怕天虚震怒,五千万虽多,也扛不住禁区怒火。

正看时,天边有一道娇小的身影落下了,乃一少女,像是一个小精灵。

她是帝九仙,也自星空历练归来了,少了一分纯真,多了一分煞气。

一百年了,她还是如少女那般大,许是所修功法缘故,永远也长不大。

她落在山头,惹得众人纷纷侧首,皆表情奇怪的上下打量着帝九仙。

帝九仙的形态有些狼狈,衣衫凌乱,头发更凌乱,更鸡窝没啥区别。

“这是被谁干了。”龙劫唏嘘一声。

“别说这么粗鲁,我是被人打了,可不是被人强.暴的。”小九仙撇嘴。

“哎哟喂,这是谁啊!还敢打你。”

“别提这事儿,提起我就窝火。”帝九仙拎出了一个大酒壶猛灌。

“路上遇见一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,我就问她是不是叶辰的徒儿。”

“她倒好,不搭理我,我指定不干哪!”

“然后,我就被揍了,看,给我挠的。”

帝九仙一脸愤恨,说着路上的憋屈事,越说越气,气呼呼的如一小老虎。

“这倒是新鲜。”看着小九仙生气的模样,众人被逗笑了,人长得可人,就连生起气来,也都看的很是养眼。

“同辈人战力高过你,还真没几个。”

“早闻叶辰有一徒儿与你生的一模一样,那八成就是了。”朱雀轻语一笑,“师傅威震天下,徒儿也必不简单。”

“那就是天庭吗?”帝九仙瞟向了天虚方向,大眼扑闪,满眸好奇。

来前,她也听说了诸多事,虽是愤恨,却也震惊,最吓人的还是五千万修士,为救叶辰,把万丈金佛都轰碎了,让她也不由骇然叶辰身份。

她倒也懂事儿,没跑进天庭掺和,百年未见,总要给人煽情的时间。

的确,此刻天庭仙山内,气氛的确有些煽情,整片山都飘着浓郁酒香。

那每一座山峰,皆住着一方势力,也皆摆着酒宴,是小家宴,也是大家宴,气氛温馨,不少人都在抹泪。

天庭正中央,乃是一座俏丽山峰。

此山峰名为玉女峰,与恒岳宗的一模一样,乃是特意为叶辰建造的,也算是送给天庭圣主的一个礼物。

玉女峰山巅,亦有酒宴,司徒南、谢云、熊二、上官玉儿、上官寒月、碧游、林诗画他们都在,还有几位诸王、皇者后裔和诸多的好友。

气氛是温馨的,却闪着一抹悲凉。

满山皆是风华正茂,唯独叶辰风烛残年,白发白胡子,老眸暗淡皮肤褶皱,二者坐一块,形成鲜明对比。

“来,敬各位一杯。”叶辰微笑,端起了玉酒杯,“敬各位都还活着,也敬各位前世一路为我护道。”

“该是我们敬你。”众人纷纷起身,“敬你为大楚英魂讨还了血债,也敬你三百年岁月的一路风尘。”

“同敬。”叶辰一笑,就要满饮一杯,却被身侧的上官玉儿夺了过去。

“喝酒伤身,我替你了。”上官玉儿很干脆,叶辰的酒,被她干了。

“身体不好,这杯以茶代酒好了。”碧游轻笑,为叶辰斟了一杯茗茶。

“哎呀呀,这都还未嫁过去呢?这就开始管了。”熊二咧了咧嘴。

“你个死胖子,就属你话最多。”上官玉儿抄起一枚灵果甩了过来。

“没打着。”熊二肥硕身体一扭,躲过了灵果,却并未躲过碧游摔过来的盘子,板板整整呼他脸上了。

被这么一整,酒宴的气氛瞬时热笼。

叶辰终究还是以茶代酒,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,再美的酒,也伤身。

其后画面,依旧温馨,各个山峰的人,都伫立在山巅,手握着酒杯,对着叶辰敬了一杯酒,由衷感激。

五千万人太多,也不可能一一跑来。

深夜悄然而至,太多人都伶仃大醉,一手握着酒壶,一手仰看着虚天,说着当年事,忆着往昔峥嵘岁月。

红尘世间,还真就是一场虚幻的梦,一瞬三百载,迷茫的怀念与美好的憧憬交织,往事皆如过眼云烟。

不知何时,酒宴才散,各自回洞府。

玉女峰上,人影也摇摇晃晃的走了一片又一片,都未用法力化解酒意。

上官玉儿她们也走了,临走前都会抿嘴看一眼叶辰,眸中多是担忧。

本想留下来照料,却都被叶辰婉言拒绝,心中未免失落,带着酸意。

偌大的玉女峰,也只剩叶辰一人,静静坐在山巅,静静仰看着缥缈。

这是玉女峰,却并非恒岳的玉女峰,一花一草皆相似,却无当年的人。

朦胧间,他恍似还能瞧见两道倩影,翩翩若仙,正对着他回眸而笑。

微风拂来,撩动着他的白发白胡须,一丝丝一缕缕的拍在苍老面孔上。

临近黎明,他才起身,一步上天。

他脚下,仙火浮现,化作了云彩,他是人元境,不能飞,可它会飞。

仙火云彩如流光,一路直奔天虚,在人家门口建宗,总要打声招呼。

再来天虚,这方禁区,他还是看不透,它的古老沧桑,远超他想象,它存才的岁月,无限接近天地初开。

至今,他犹猜不出禁区真正来历,但必定是惊人的,连大帝都没办法的地方,这便是一个最好的证明。

远远,他便瞧见天诛地灭,俩人正揣着手蹲在一块光不溜的石头上。

叶辰摸了摸鼻尖,迎着头皮飞来。

“他脚下的金火云彩,面熟不。”地灭摸了摸下巴,看向了天诛。

“九武仙炎。”天诛捏了捏胡子。

“与帝尊长得一模一样,还有他的九武仙炎,这就有点...太巧合了吧!”

“能屠戮大帝,他本身就是个谜。”

“晚辈叶辰,见过前辈。”二人说话是,叶辰已落下,恭敬的行礼。

“把俺们天虚的门,堵了个结结实实,这真好吗?”天诛地灭盯着叶辰,吹胡子瞪眼,老脸皆发黑了。

“当是给天虚看门了。”叶辰讪笑。

“这意思,我俩若想出去,还得从你家过呗!”两人的脸色更黑了。

“不要在乎那些细节。”叶辰有模有样的捋了捋胡须,“晚辈也是无奈之举,毕竟此番来的人着实太多,待我大楚回归,我们一并搬走。”

“这还不多,那日到来,麻溜搬走。”

“搬,自然搬。”叶辰不由得一笑,“若我们他日有难,两位前辈可不能袖手旁观,就指着你俩罩呢?”

“这才是来的目的吧!”天诛地灭揣手,都瞥了一眼叶辰,一不留神儿差点被绕进去,这小子忒是滑头。

“都是邻居了,互相帮衬着点嘛!”

“别,俺们出不去,也罩不住天庭。”

“不用你们出去,到时咳嗽一声就好。”叶辰呵呵一笑,只要天虚有动静,这就是震慑,这也就够了。

“大楚你有这等人才,俺心甚慰。”天诛地灭捋胡须,一脸意味深长。

“晚辈此番来,还有一事请教。”叶辰转变了话题,试探性的看着二人,“前辈可知辰战神藏在哪。”

“哎哟喂,得了辰战本源和圣骨,还不满足,还想要神藏?”天诛地灭撇了撇嘴,“小子胃口很大啊!”

“晚辈就指着辰战神藏续些寿命了。”叶辰说着,又咳嗽,咳出了血。

天诛地灭眼眸微眯一下,一眼便看穿了叶辰命轮,的确油尽灯枯了。

周天的反噬,很霸道,续命的仙草和丹药排不上用场,可谓药石无力。

不过他倒也聪明,能想到辰战神藏。

一定意义上来讲,叶辰此刻并非真的荒古圣体,只有融了神藏才算是,若是那样,寿命倒是会多一些。

相比续命丹药,辰战的神藏的确能起到一定作用,但也极其的有限。

叶辰希冀的看着,期望有好消息。

他还有很多转世人未寻到,也还有大把夙愿未完成,他需要更多寿命做支撑,不想带着遗憾离开人世。

他的注视下,天诛地灭皆是摇了摇头,“人死神藏灭,早已回归天地。”

闻此言,叶辰眸子瞬间黯淡了一分。

人死神藏灭,他早知道,可他还是心存希望,毕竟是天虚,他们的手段,常人无法理解,这才跑来询问。

可惜,希望虽美好,现实却残酷。

“去寻人王伏羲,能救你的只有他。”天诛地灭说道,“若是连他也束手无策,那你也只能认命了。”

叶辰未语,无奈一笑,没有神藏,便只能等伏羲,也便是等大楚回归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